家教會有事鍾無艷,無事夏迎春

最近幫阿女學校的家教會在運動會擔任攝影師。我一向不參與家教會的事務,認識也不多,但經此一役,我對他們的辦事手法,非常不以為然。

我在學年初便向家教會報名幫手攝影的工作,某一天收到自稱家教會聯絡人的 Whatsapp,說有一項學校活動要找攝影師,問我有沒有比較專業的攝影器材。大姐呀,你第一次聯絡我,我連你是甚麼身份,名字等等通通不知道,便要把我的私人財產告訴你,會不會太唐突呢?你真的有誠意,至少告訴我是甚麼類型的活動,舉行的日期和地點等等,除了誠意,也算是基本的禮貌吧?而且,你的問題也不倫不類,何謂「比較專業的器材」?人人對「專業」的標準不同,即使有專業的器材,也不一定有專業的技術,攝影社群有一句諺語:錢可以買到器材,但買不到技術,這位所謂聯絡人應該沒有聽說過。

活動順利進行,幾天後我把整理好的照片放在 USB 記憶體送回學校,任務完滿結束。

如果你是家教會的人,這時候有甚麼該做?最少有兩件該做的事:(一)感謝我的幫忙;(二)查詢我對這次活動的意見。這算是基本常識,基本禮貌吧?智商八十以上的人都會做吧?

他們就是甚麼都沒有做,使我感覺被過橋抽板,用後即棄,也使我感覺他們不在乎怎樣改進。請不要告訴我這只是個別家教會的委員沒有家教,須知道每一個委員的言行,都代表整個家教會。也請不要告訴我人家都有自己的工作,耐心等一下就行,須知道這些應該是標準的程序,只需按一下鍵把一些標準格式、標準內容的電郵發送出去,連這丁點時間也花不起,就不要霸着家教會委員的茅坑不拉屎了。

將來學校越來越難找到家長來當義工,我一點也不感到奇怪。

即使只能推前一點點,也值得做

蘋果公司 1997 年廣告有這幾句話:

About the only thing you can’t do is ignore them.
Because they change things.
They push the human race forward.

這是一種每個人只要肯做,都會做得到的事情。那怕只是一些小改變,只要肯踏出第一步,我們都能把人類向前推進一點點。

籠絡地區權威人士,屋苑業委會主席成建制派支持者

區議會選舉臨近,我所居住屋苑的業主委員會(業委會)李姓主席成爲一位建制派譚姓候選人的支持者,在她的宣傳橫額上現身。該位李主席最近甚至親身向一群本屋苑的居民大讚建制派候選人搞區內建設有建樹,又批評另一位民主派候選人攻擊本屋苑增加管理費不合理,是「盲目攻擊博宣傳」。

我沒有參與那一次該主席與居民的聚會,但根據聽回來的消息,加上我平日對該位主席的觀察,認為他已受到建制派籠絡,成為既得利益集團的一份子,在選舉時刻發揮影響力令同一集團的成員當選。

他在聚會中說,那位現任的建制派候選人樂意聆聽意見,他曾經向她反映屋苑附近的街道路面破爛,她很快便跟進事件,敦促有關部門修好路面,是做實事的表現。反過來那位「在野」的民主派候選人曾質疑我的屋苑的管理費增幅過大,業委會主席指他沒有深入研究屋苑的賬目,盲目批評,有破壞無建設(下省三千字)。

我認為現任區議員搞好社區建設只是盡了應有的責任,別忘了那是有酬的工作,不是義工,一個準時上下班的員工能否藉此要求升職加薪?一個完成學校作業的學生能否藉此要求父母的獎勵?一個回應市民訴求的區議員能否藉此自詡為表現出色?那位譚姓現任建制派區議員正是這樣做,怎能不令人鄙視?

在野的民主派候選人對我屋苑管理費加幅的質疑,老實說我每天在屋苑進進出出,卻從來沒有見過,不知道是別人捏造還是什麼,既然資料不足我也不知道他說的是對是錯,即使他真的提出了質疑,即使他的質疑有不對,但業委會的李姓主席卻沒有公開對質,反而選擇在私人場合回應,絕對有欠公允。何況這件事明顯與他有切身關係,我有理由相信他的論點並不中立。他應該做的,是把雙方的論點並列,以文件和事實反駁。以他的身份,何愁找不到足夠的證據為自己辯護?除非他「身有屎」。

所以,我深深感到業委會李姓主席實際上是與譚姓的建制派現任區議員狼狽為奸。我的屋苑算是一個一中產為主的屋苑,希望其中的選民不會輕易被建制派和其支持者動搖,希望香港的民主道路還有一丁點希望。

圍棋團體賽

昨天與阿女參加了一場圍棋團體賽,我們與另一個小朋友三人組成隊伍,出戰 20-30 級組別的賽事,十隊中我們贏得第二名。

一個月前收到報名表的時候,心想讓阿女參加圍棋賽事,體驗一下比賽的氣氛,也可以增加一些對奕的經驗,好啊。但問題是我和阿女只有兩個人,尚欠一個才能成隊,當時我們參加圍棋班只有兩三個星期,根本不熟悉其他同學。此外我雖然沒有被評級,但相信棋力比 20 級高,平時在班上與其他小朋友進行友誼賽,老師都要我讓他們 4-5 子,參加 20-30 級賽事有否欺負對手之嫌?棋院的同事知道我的顧慮後,自願替我們物色第三個人選,也說我與阿女一起組隊,參加 20-30 級賽事沒有問題。幾個星期後她便告訴我們一位名叫蔡其臻的小朋友會加入我們的隊伍,所有問題終於解決了。

我們大約十時到達棋院,只見人頭湧湧,或坐或站擠滿了人,儘管比賽還未開始,不少人已經在據案廝殺。我們報到後在壁報板查看我們的座位,原來我們的三個對手已經準備就緒。評判老師這時逐一檢查參加隊伍是否坐在正確的桌子,每名成員是否坐在正確的座位上,然後主持老師簡單介紹賽制,並提醒大家對弈的禮儀,跟著一聲令下,第一場對局便開始了。

隊伍成員分為主將、副將和三將,兩隊對戰時必定是主將對主將,副將對副將,三將對三將,三盤兩勝決定勝負,勝方得兩分,負方得零分,每一隊都要下四局棋。最後一份數論成績,同分者則計算主將得勝局數,局數相同則計算副將得勝局數,餘此類推。

我們的成績是:我四局全勝,阿女四局全負,蔡其臻則三勝一負,總分 6 分得第二名,第一名的四戰全勝得 8 分。我們在第三戰後與後來的第一名同樣得 6 分雙雙領先,所以我們兩隊便被安排在第四戰對陣,結果阿女和蔡其臻都不敵,讓對手得了冠軍。我們的分數其實與第三名的隊伍同樣是 6 分,幸好計算主將得勝局數時壓倒了他們。

一如賽前所料,我和對手的實力有點差距,我問過兩個對手的等級,他們一個 19 級一個 20 級,他們都十分嗜殺,對殺的能力和感覺很不錯,全日來看我犯了不少錯誤,大部分都是可以避免的,只要耐心多算一兩步,耐心把棋走厚一點便行。儘管如此,我在佈局上的優勢仍使我贏得頗輕鬆,除了第一局需要點目外,其他三局我都是把對手橫跨整個棋盤,延綿數十子的一條或數條巨龍宰掉,評判老師一看便說不用點目了,勝負一目了然。我依靠的就是在佈局階段建立好的大模樣,可以說,當我圍出大空後,儘管棋子仍然疏疏落落,但我已經勝券在握,只要小心斷點,平實穩健的守好陣地,對手便沒有翻盤的機會。有兩局的對手硬是要點入我的大空企圖就地做活,我只要東點一下,西點一下,破壞他的眼位,保持聯絡,結果就是給我宰掉大龍。

若果要挑戰更高級的對手,我將要磨練我的對殺技巧和觸覺,和對定式的深入了解。

阿女方面,她根本沒有大局觀,所以培養她佈局的能力是當務之急,不能總是跟別人在「草肚皮」廝殺。要她明白讓出一些地域,甚至放棄一些子,省下數手棋來圍地,將會容易得勝。

Hadrian 上課一星期

Hadrian 轉到培正上小一已經一星期,他似乎適應得蠻不錯,今天下課後唱了一首「排隊歌」,說是梁老師教他唱的。我聽了幾次,估計歌詞大致如下:

來個我一齊,排個靚隊先。
手放在兩邊,兩眼望著前。
嘴跟著老師,唱呀唱歌兒。
一步一步,跟我踏著前。

歌詞似乎有點口語化,不知是否他加油添醬。

至於他的同學,暫時他只認識坐在左右兩邊的朱恩程和何皓之。

老師方面,他可以說出兩位粵語老師劉老師和梁老師,還有普通話的楊老師和英語老師 Ms Sam。初時我奇怪為什麼女老師的名字叫 Sam,還問他究竟是 Mr Sam 還是 Ms Sam,他堅持說是 Ms Sam。後來我查看學校的教職員列表,才知道英文老師叫 Ms Samantha,估計老師怕小朋友讀不出這麼多音節的字,所以自稱為 Ms Sam,Hadrian 果然厲害。

Keeley 面試德望小一

上星期三阿女去德望面試小一,面試前我問阿女就讀的面試班老師有沒有其他家長「報料」今年的面試題目,很可惜沒有,他們只能提供去年的題目給我參考。

我其實不太擔心阿女能否回答老師的問題,反而是她臨場的表現包括向老師請安,面帶笑容,雙手接過老師給她的物件等等是否做得好。面試班應該在這些方面有很多訓練,但阿女一向我行我素,蠻有性格,我也不知結果如何。

當天滂沱大雨,她穿著雨鞋出門,把她的漂亮新鞋放在我的背包內。我們在面試前十五分鐘到達學校,被安排到學校的禮堂報到。

我首先到阿女到洗手間,免得她面試期間有什麼意外。報到後她便由一些中學大姐姐帶領排隊準備入課室,我則要留在禮堂一面等她出來,以免填寫問卷。她在排隊期間表現得蠻輕鬆,我看見一些小女孩(德望是女校,所有面試的都是女孩子)哭鬧著不肯離開父母去排隊,心想小孩子小小年紀要面對這些壓力,真是無辜。我遠遠的給阿女打手勢,提示她要面帶笑容。

德望的禮堂十分大,可能是我見過最大的中學禮堂。我和其他家長一樣坐在禮堂以免填寫問卷一面等候。大約四十五分鐘後第一組小朋友開始出來,但是二十多三十組足足花了超過半小時才全部出來,阿女的一組幾乎是最後的。

阿女出來後很興奮,說面試的問題「easy piece」,據她說面試的內容包括:

  1. 全程老師都使用英語。
  2. 每人獲分派一張紙,上面分為很多小格,有的格子裏面有一個哈哈笑,有的裏面有一把剪刀,有的裏面畫了一個三角形等等,老師會要求小朋友在某一格寫上自己的名字,在另一格寫一個大寫英文字母,有在另一格寫一個小寫英文字母等等。
  3. 每人獲分派一張寫了一個數字的紙張,老師要她們按數字的順序從小到大列隊。
  4. 老師跟著要求她們按數字的單/雙來分組。
  5. 老師給每人一張紙,上面寫了一句句子,要她們把句子讀出來。阿女忘記了句子的內容,但強調很容易。

至於我填寫的問卷則有四道問題:

  1. 列出你於去年為女兒安排的課外活動。
  2. 若你的女兒成功入讀德望,她會否繼續參加以上活動?為什麼?
  3. 為什麼你認為女兒適合入讀德望?
  4. 你對愉快學習有何見解?

以上問題都是中英對照,我相信可以用中文或英文回答。

書展

上星期帶 Keeley 逛了書展,我們在開幕當天早上入場,這是我第一次在第一天入場,本以為會萬頭鑽動,人山人海,原來十分通暢。由於早上特價門票只能在會展現場購買,我們 9:30 便到達會展,不用排隊便可以買到門票,跟着排隊等入場,大部分時間我們都是在展館外面排隊,有冷氣不用流汗,10:00 展館開門大家魚貫進入,完全沒有混亂推撞的情況。

不到中午,我們已經花了大約 $2,000 把一個露營背囊塞滿了書,那背囊比 Keeley 還要重,下一年是否應該拉著一個皮箱去書展?

Kitty 中午接 Hadrian 放學後來會合我們,那是我們正在餐飲部吃午餐,東西很貴,但一年一次的盛事,不能計較那麼多了。

飯後我帶 Hadrian 繼續逛,Kitty 則帶著 Keeley 瀏覽精品店舖。到了四時多,Hadrian 已經又倦又睏,不多久便在我的肩膀上睡着了,哇,前面抱著 Hadrian,後面背著一個比 Keeley 還要重的大背囊,辛苦得要命,急忙打電話找 Kitty 會合儘快回家。

在會展地下的的士站等的士,可能正好是「交更」時間,幾乎沒有空的士來接客,載客來會展的的士也不願意接客便離開了,香港的的士服務簡直是混帳,所以我舉腳贊成 Uber 等服務取締那些可惡的的士。最後,我們說服一名司機載我們從會展直接回到青衣,連同西隧的費用,盛惠 $180!

只計算我的支出,當天總共購買了 $1960.80 書籍。

在教院時的電郵署名

發現一個在教院最後一段日子所使用的電郵署名:

別君去兮何時還?         | Kim-hang Chung (鍾劍恆)
且放白鹿青崖間,         | khchung@ied.edu.hk
須行即騎訪名山。         | ISO, HKIEd
安能摧眉折腰事權貴,       | Office: 2948-6545
使我不得開心顏。         | Mobile: 9602-2838
     李白《夢遊天姥吟留別》 |

這裏引用《夢遊天姥吟留別》最後幾句,很好的夫子自道,記得曾經有一位不認識的 user 收到我的 email 後回覆說很喜歡這幾句呢。

愛跑步的 Hadrian

每個星期三下午我都會帶 Hadrian 到青衣城學畫畫,這段由灝景灣到青衣城十至十五分鐘的路,Hadrian 總是幾乎全程奔跑完成的,所以只需僅僅五、六分鐘。

他其實不能全程奔跑,每走大約五、六十米便慢下來歇一歇,但走幾步又再繼續奔跑,他似乎十分喜愛奔跑,樂在其中。

Hadrian 面試 St. Catherine’s K1

今天 Hadrian 到 St. Catherine’s 位於九龍塘羅福道的校舍面試 K1,名校幼稚園的盛大場面,真是叫人大開眼界。

Hadrian 的面試時間是早上九時,我們滿以為他是第一批面試者,早上八時半到達校舍門外,竟然見到長長的人龍,從羅福道延伸到亞皆老街,一名校務員正在人龍的前後走動,用英語呼籲八時半面試的家長不用排隊直接進入校園。

我和 Hadrian 排隊的時候也不愁寂寞,很多派發校巴、補習學校、面試班等等的人向我們的手中塞進各式各樣的傳單,不一會兒便聽到一位校務員呼籲九時面試的家長進入校園。

我們首先被領入一間課室,可是的中央放了四張桌子和一些椅子,桌子上面放滿了 Lego Duplo (大型的 Lego),那是給小朋友玩耍的地方。貼著四面牆壁也排滿了椅子給家長們坐,很可惜那些都是小朋友的椅子,加上地方擁擠,身材稍大的人如我感到很不舒服,唯恐稍一移動便會碰到兩旁花枝招展的太太的身體。Hadrian 獨自一人玩 Lego 倒是自得其樂,部分小朋友老是要纏著父母,或者對 Lego 沒興趣。有一些老師在課室內觀察小朋友,有時會走到小朋友身邊跟他們聊聊。Hadrian 玩耍的時候不喜歡有人騷擾,所以對老師有理不理,我也不知道這對他的成績有什麼影響。

過了一會兒部分小朋友和家長便被領到另一個課室進行個別面試,我們的課室有三個小朋友在同時進行面試,等候的家長在課室的一端坐著等待,Hadrian 百無聊賴,把牆壁上的文字一個一個讀出來,什麼「家庭角」、「創意角」、「圖書角」等等都難不倒他。我滿腹驚奇,暗想若果讓現場的老師聽到,一定以為我是一個「虎爸虎媽」,整天催谷小孩子讀書認字的怪獸家長。

面試的問題我現在已經記不起了,印象最深刻的是老師在最後叫 Hadrian 唱一首歌,他想了一想便唱了英文歌 Alphabet Song,「ABCDEFG, HIJKLMNOP, ……」,一口氣唱到尾,老師顯然十分滿意,我也十分滿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