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公屋居民的心態

跟一位不算深交的公屋朋友閒談,她最近向房委會購置了所居住的公屋單位,算是脫離了公屋居民的行列,至少不用受到公屋的「扣分制」壓迫,擔心行差踏錯被扣分,失去了居住公屋的資格。言談間她對這個「扣分制」十分反感,雖然她認同其背後的動機是好的,目的是想改善公屋的居住環境,但手法卻很不好,有貶低、壓迫、歧視、矮化公屋居民之嫌。她說房委會應該增聘人手巡邏和檢控違規的居民,處罰準則應該跟廣大的香港市民一樣,不應對她們施加額外的懲罰。

我對於她的激烈反應有點意外,我待氣氛稍為平緩,試探地問她知不知道房委會現在是否可以自負盈虧,她說應該不可以,儘管賣了「領匯」後財政上可以舒緩一段時間, 我順著勢子問她有否覺得公屋的居民正在享用著其他納稅人提供的津貼,她聽到後即時豎起鋼刺,說社會上生活較好的人本來就應該援助一下較低階層的人,情況便好像我們買保險一樣,運氣好沒有遇到任何意外的人,其實是在津貼運氣差要向保險公司索償的人,運氣好的人一旦觸霉頭找保險公司,便輪到他們享用別人的津貼。公屋制度跟這個差不多,富有的人一旦窮途潦倒,也可以入住公屋,他們有津貼別人的義務,但也有享用別人的津貼的權利。

聽著她激動地侃侃而談, 我對香港公屋居民的心態有了進一步的認識。從前我只知道他們不遺餘力地奪取政府的資源,但是不知道他們憑甚麼厚顏無恥地這樣做,現在總算明白了,他們覺得自己是社會中低下的一群,富裕的一群理所當然地要幫助他們,這是公義,這是道德,這是他們應得的。

我默默地聽著她說話,反常地沒有反駁,本來「天助自助的人」、「自食其力」、「一分耕耘,一分收穫」等幾句話幾乎從喉頭吐出來,但是心中只想到這句話:「別跟豬吵架,除了弄得一身髒,你甚麼也得不到。」

Kitty 家的為食狗「金蓮」

為食狗「金蓮」-1為食狗「金蓮」-2Kitty 的姐姐養了一隻唐狗叫做「金蓮」,它集合了以下幾個特點:魁梧、膽小、為食、聽話,還有它幾乎從不發聲,昨天我到 Kitty 家,從背包拿出一盒蛋糕的時候,「金蓮」居然向著蛋糕人立起來,我對 Kitty 的姐姐說,「金蓮」鼻子的靈敏度是人類的一千倍,所以知道我帶了蛋糕來,Kitty 的姐姐說,它的為食程度也不遑多讓呢。

昂平棧道

鳳凰六勇士出發了,出發了,昨天我們一行七人出發去昂平棧道了。

昨天碰巧有另一個行山籌款活動舉行,賽事也是從東涌出發,經石門甲上昂平,然後沿昂平棧道回到東涌,我們出了地鐵站,見到東薈城地下的 Deli France 和 Spaghetti House 都坐滿了人,幸好在兵荒馬亂的 M 記找到座位,胡亂吃了點東西,大概十時半便吃完起程。

昂平棧道入口我們首先從地鐵站和富東村之間的達東路左轉入順東路,到了盡頭便右轉入裕東路,沿途跟著「侯王廟」的指示牌走,不久逸東村的高樓在我們的左邊出現,過盡了逸東村,不久便在左邊見到水泥小路,沿著小路繼續走,跟着「康樂中心」和「侯王宮」的路牌,兩三分鐘後便會到達一塊大空地,有公廁、侯王廟、青年旅舍和一個足球場,這是上山前的最後一個公廁。這塊空地與赤臘角機場遙遙相對,風景不錯。旅程至此總算順利,最容易迷路的部分已經走完,此後便是體力的挑戰了。

登山小徑纜車在頭上呼嘯而過我們跟著沿康樂中心和足球場之間的小徑往西出發,經過侯王橋再走幾分鐘,便會在左邊見到一個分叉路口,路口有政府地圖,入口後面是一條長長的梯級,不用說這裏就是昂平棧道的入口了,我們連忙拍照留念。

過了初段的樹林後,視線便十分開揚,初時可以俯瞰侯王廟附近的地方,慢慢地逸東村也收入眼底,再往上走,整個機場和東涌都在我們的視線之下,走了大半個小時,小路便會合纜車的路線,我們變成在纜車底下走,十分有趣。不過由於道路狹窄,山勢陡削,加上高山上風勢頗大,有點兒驚險的感覺。

幾乎垂直上落的棧道樓梯在濃霧中行山充滿神秘感過了一個山頭,下山的竟然是一道木建的樓梯,望遠一點,一道遙遙不見盡頭的木棧道突然映入眼簾,這道棧道由大約五呎闊的木板排列而成,距離下面的地面約一兩米,在山脊上蜿蜒曲折地穿林過嶺,替人們抹平崎嶇起伏的山路,在上下樓梯的部分有扶手,由於樓梯大都十分陡削,我們都要緊抓扶手才敢在樓梯上走。其中有一段穿越山谷的棧道,樓梯幾乎是垂直地上落四、五層樓,相信走過的人的會感到很難忘。

享用獎勵品累人的「長命斜」越走得高霧氣越重,慢慢地在我們頭上十多米的吊車也開始模糊不清,也不知從甚麼時候開始我們已經偏離了纜車的路線,棧道亦已經走完,回到山道小徑,在濃霧中行山別有一種神祕的感覺,眼前十呎以外的東西幾乎都看不到。當我們越過一個山頭準備下山的時候,只見一道樓梯模模糊糊的往下走,五、六級以外的地方都看不到,既是奇觀,又令人膽顫心驚。

不久我們又會合纜車的路線,知道終點不遠,每個人的加緊腳步,大概在二時到達昂平市集,全程走了三個半小時。我們在市集內梳洗一番,又在便利店買了些飲料,便由阿修帶隊在昂平巴士站旁吃豆腐花,甜甜暖暖的豆腐花倒入肚子,感覺真是棒極了。我們本來打算一嚐寶蓮寺的齋菜,但是阿傑說沒有肉吃無法補充體力,我們於是乘巴士回到東涌吃燒雞。

欲觀看更多這次旅程的照片,請到「昂平棧道之旅相簿」。

下雨天…

今早天氣很差,下大雨、刮大風,落巴士過條馬路褲腳也濕濕地。如果住了新屋可以搭地鐵下車不用走露天的地方,遲些雨季颱風季節,住新屋好似方便d,但是,那便要提早 “自立”!不行不行!…人生總是充滿矛盾的…

今晚去了探 Tracy 的新居

今晚放工後和 Kitty 去了奧海城探 Tracy,這是她們搬了新居後我們第一次造訪。

我最有興趣的當然是看看她們的家居設計,為我和 Kitty 的未來新居蒐集資料。入屋後 Tracy 充分表現女主人的熱情好客精神,介紹她們如何改裝了洗手間,添置了甚麼家用電器,睡房的天花時鐘投射器,如何把窗台改成書檯,怎樣選擇客廳和書房的牆壁顏色,怎樣選擇家私的用料,地板怎樣處理……真是獲益匪淺。

今晚 Jodis 和老公 Jacky 也帶了女兒晴晴來,晴晴活潑可愛,雖然尚未懂得說話,但十分愛玩,很逗人喜歡。

芮生和芮太也出席了今晚的聚會,真是意想不到,兩位長者都很健談,卻絲毫沒有老氣橫秋的感覺,令人很覺得親切。

籌備昂平棧道之行

昂平棧道步行籌款的海報同事阿傑早前看到青年旅舍舉辦的昂平棧道籌款活動,引起他對這條路的興趣,復活節前便拉著我組隊上山,終於在這個星期日可以成行了。

兩年前我們曾經嘗試從東涌走到大澳,在東涌和逸東村找了很久也找不到小徑的入口,雖然最後完成旅程,但記憶猶新,今次起步點也在附近,所以不敢大意,連忙與阿傑找網上地圖研究一番,又去別人的討論區看看有沒有路線指引,忙了一番後總算心裏有底。

這次另一位同事 Johnny 哥和他的太太(據說還有他太太的同事)也會來,令我們更加感到不容出錯,因為他們不像我們經常行山跑步,我不想令他們多走冤枉路或者有迷路的感覺。

阿傑本來想從東涌經石門甲步行上寶蓮寺,然後徑昂平棧道走回東涌 ,因為 Johnny 和他太太的參予,我們擔心他們體力有限,加上阿傑希望一看昂平棧道的風光,所以這次我們直接經昂平棧道上山,然後乘搭其他交通工具下山(搭纜車便好了,可惜貴一點)。

到底昂平棧道是否如傳聞般風光如畫?我們的旅程又是否順利?且看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