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個星期 – 每天吃大量水果

近來每天所吃水果的分量,比 Kitty 懷孕前多了很多,很多懷孕天書都建議多吃新鮮水果,吸收礦物質和維他命,所以我們除了特別寒涼和熱毒的水果如西瓜、芒果、榴槤、雪梨、香蕉,還有蕭醫生指明不建議的木瓜之外,我們每天都吃不少水果。當然,我們還要看是否合乎自己的口味,Kitty 特別愛吃橙,蘋果、提子和車厘子也來者不拒,所以這幾樣我們吃的特別多,偶然我們會買一些奇異果和西柚,也曾經試過大樹菠蘿,但味道和質感實在不敢恭維,之後便沒有再試了。

我自小吃橙都是用刀子把橙分為四份或六份,但 Kitty 則是用手把橙皮撕下來,然後把大塊橙肉放入嘴裡吃,她的技巧純熟,「三扒兩撥」便把橙皮剝得乾淨,我的任務是坐在旁邊一面流口水一面等吃。

提子方面我們比較喜歡無核的青提子,或者少核的紅提子,尤其是我喜歡一面在電腦前工作一面不斷把提子塞入口中,太多核子十分麻煩。

車厘子可說是最快變壞的水果,我們每次頂多買一磅,買回家中清洗完最好當天便吃掉,留到第二天的話很容易發霉,發出陣陣酒精味。

夏天練跑真辛苦!

進入炎夏季節已經有一段日子,最近可能受到颱風的影響,天氣特別悶熱,練跑也特別辛苦。

往年夏天我會躲在健身房裡在跑步機上練習,但幾年來的經驗告訴我,跑步機對提升水平不單只毫無幫助,甚至會令成績倒退,原因是:

  1. 跑步機實在是一副超級悶蛋機器,你對著鏡子跑,姿勢、風景、速度等等都毫無變化,我頂多跑 40-45 分鐘便無法再堅持下去,否則一定會活生生被悶死。
  2. 在跑步機上的動作與真正的跑步動作不同,例如後蹬的力度很小,因為你無須推動身體向前,這樣的後果是你的臀部肌肉和小腿肌肉得不到充分的鍛鍊。
  3. 跑步機替你控制了準確的速度,使你越來越依賴機器來決定速度,逐漸失去了自己的速度感和控制速度的本能。
  4. 跑步機無法模擬斜路鍛鍊,若過你以為調節跑步機的傾斜渡邊等於在斜路上跑步,你便大錯特錯了,因為你根本沒有用力對抗地心吸力,充其量只是每次抬腿時要多花一點力氣抬高一點,額外付出的氣力不能跟跑斜路相提並論。

所以今年夏天我堅持在戶外訓練,當然由於天氣和溫度,練習的速度和距離都比冬季時稍微慢和短,成績如何有待下次比賽時才能分曉,但我相信效果會遠遠比跑步機好。

九個星期 – 天天散步有益健康

最近一星期我和 Kitty 每晚吃完晚飯便會到樓下的海濱走廊散步,書本說每天散步對孕婦的好處很多:

  1. 燃燒卡路里,減去因為增加食量而吸收的熱量。
  2. 舒緩緊張的情緒。
  3. 促進消化系統的活動,有助腸道暢通。
  4. 增加我們兩人的溝通。

最後一項是書本沒有的,但卻是我覺得十分值得一提的,這不是說我們平時沒有溝通,不過由於工作時間長,家務繁重,能夠靜靜地、不受干擾地閒話家常,東家長西家短的談天說地,實在很稱意。

八個星期:見到小貝貝的真面目!

接近兩個月了,但是 Kitty 的懷孕症狀不是很明顯,我不是存心不良要 Kitty 受苦,但是經常聽人說的作嘔、翳悶、食慾不振、性情大變等等,在 Kitty 身上似乎不太明顯,偶有症狀也甚輕微,或許是 Kitty 不想我太擔心她吧,但我總覺得心裡不太踏實,疑幻疑真,很害怕突然一夢驚醒,竟是南柯一場。所以,對於今天見蕭醫生實在是期望極殷呢。

約了蕭醫生早上十時,我們九時便吃完早餐急不及待出門了,到醫務所才九時三十五分,醫務所內漆黑一片,我們只好到附近的麥當奴餐廳呆坐一會兒。來之前我曾經問 Kitty 是否緊張,她說只是件檢查罷了,有甚麼好緊張?到了這刻,大家的緊張心情已經無法掩飾。

我們準時十時再次到達醫務所,經過一些例行基本測量,包括驗小便、量度身高體重(身高也會有改變的嗎?)、血壓心跳等,跟著便是靜心等待蕭醫生的召見。醫務所裡有很多過去的孕婦寫給蕭醫生的感謝卡,裡面大都貼上小孩子的照片,當然還有一些感激之言,有些母親甚至在懷孕時或者分娩時出現意外,但由於得到蕭醫生的照顧而順利誕下嬰兒,特地寫感謝卡來道謝,瀏覽著這些感謝卡令人覺得我們真的找到了「高人」。我也順便比較一下哪些嬰兒的照片拍得比較好,希望從中偷得一招半式。

終於姑娘叫了 Kitty 的名字,隔了一會兒也把我召了進去,只見 Kitty 已經仰臥在床上,雙膝抬高,腰部蓋上大毛巾,這時蕭醫生也進來了,她老練地查看了 Kitty 的資料,認為八個星期的胎兒太小,要用陰道超聲波檢查,姑娘把我拉了到布簾的後面,讓她和蕭醫生準備探測的儀器,但我再次回到 Kitty 的身邊,已經見到她旁邊的超聲波顯示屏顯示了一個細小的胎兒。

我摒著呼吸,把我所有注意力放在屏幕上,每一個光點、每一個顫動、每一個細微的變化都逃不過我的眼睛,蕭醫生一面移動滑鼠一面解釋,這兒是頭,這兒是身體,我突然問;「它的身體有多大?」蕭醫生熟練地用滑鼠在胎兒的頭尾各點一下,屏幕旁邊便立即顯示 1.8cm,啊,原來只有 1.8cm,小貝貝,你要努力吸收營養啊。Kitty 也問了一些問題,蕭醫生總是很迅速而帶著權威的口吻來回答,例如在胎兒旁邊的小白點是「營養囊」,胎兒的心跳每分鐘 150 下,將來會逐漸減慢。蕭醫生也開了超聲波儀器上的米高峰,讓我們聽到小貝貝快速而有節奏的心跳聲,每分鐘 150 下的「呯、呯、呯」,美妙得像貝多芬的交響樂。

scan0003

升職面試

今天參加了部門的升職面試,我在百份之一百的緊張的情緒中完成,想起來也覺得可笑。

兩三個星期前部門出廣告招聘 CPO (Computer Officer),Department Head 特地發了一通電郵給所有同事,邀請合資格的同事們報名,我看了看招聘啟示,寫的是很廣泛的工作描述,於是回電郵給 Department Head 問他是那一 team 增添人手,以便決定我是否合適,得到的回覆說部門沒有特定的工作崗位需要人手,只是我們有新的 CPO 空缺,正好讓部門內的 ACPO 晉升的機會,視乎將來新任職同事的工作能力和興趣而決定工作的分配,此外為了符合人事部的既定程序,所以要正式進行公開招聘,其實他希望主要透過晉升部門內的同事來填上這些空缺。

前兩天收到人事部的電話邀請我出席今天的面試,我的老闆(他同時是我的諮詢人)也提醒我到時要穿得莊重一點,並提點我一些面試常見問題。這時我開始感到十分緊張,說到底我在教育學院工作超過八年,即是說已經超過八年沒有經歷過面試,我的英語會話也疏懶了很久,不知是否可以應付得來,昨天我還特地到圖書館找了兩本面試的「雞精書」,一本是英文的「201 道面試常見問題」,另一本是中文的「面試策略」,我從第一本書抽了比較有機會被問到的 10 道問題,加上自己想了兩題,配上標準答案打印出來當作「佛腳」來抱,不論是乘車還是走路,口中都念念有詞背誦著這 12 道問題。

面試的時間終於到了,我在面試室外等待的時候,知道自己實在緊張得要命,索性站起來瀏覽室內的裝飾,強迫自己慢慢地深呼吸,當一名人事部的同事帶領我進入面試室,見到了我的 Department Head、我的老闆、與我老闆同級的另一位經理、與及一位老教授,Department Head 首先說這個面試將會以廣東話進行,大約 15 分鐘,我聽到後心中鬆了一點,然後幾位 interviewers 便輪流發問,例如「你為何申請這個職位」、「你認為你已經準備好應付這個職位的工作嗎」、「你認為自己有甚麼強項」、「你認為新工作需要甚麼能力」、「你認為自己有甚麼需要改進」等等,可以說沒有甚麼刁難的問題,我事前準備應付刁難的問題的工作是白做了。過程中我無疑是十分緊張,但估計要求不太高的話我的水平至少合格,當然還要看其他申請這個職位的同是表現如何,據我所知幾乎所有與我同一職級的同事都有申請。

面試出來後心情感到無比輕鬆,急不及待發了短訊給 Kitty,今晚我們將會外出吃飯慶祝面試完成呢。

六個半星期

自從見過蕭醫生至今已經超過一星期,Kitty 的害喜情況越來越明顯,例如出外活動一會兒便會感到疲倦,假日在家她總要在下午小睡一、兩小時,幾乎每天都訴說肚子疼,間中有噁心的感覺,她說可能會真的嘔吐呢。我雖然看了一些書,知道這是懷孕初期的正常現象,但是我除了間中替她捏捏肩膀,按摩以下小腿和背部之外,感到甚麼也幫不上忙,看在眼裡,急在心理。

提起看書,我們從公共圖書館借了不少這方面的書,也在書局買了幾本回來看,有些是由醫生編寫的有關懷孕的知識,有些是由營養師編寫有關懷孕期間的飲食調理,有一本很特別的是由一位初為人母的媽媽寫的週記,記錄她從驗孕得知懷孕開始,直至小寶寶出生的心路歷程,文筆輕鬆有趣(至少從我這個局外人看來有趣),我看了兩、三篇後推薦給 Kitty,她竟然一口氣像追看小說般把它看完。

前幾天看到 Kitty 把辦公室的瑜珈服裝帶回家,知道她有一段長時間不能再練習瑜珈,不免有點傷感,Kitty 喜愛運動,平時工作儘管忙,除了在假日行山跑步外,每星期總會抽一個中午參加瑜珈班,舒緩緊張的情緒和肌肉,但現在甚麼都不敢幹,跑步改為散步,行山也只能選擇簡單、易行、短途的路線,網球已經很久沒有打了,現在連頗為靜態的瑜珈也不敢參加,想她一定很不開心。

飲食方面我們也十分小心,上次蕭醫生囑咐要戒香蕉、苦瓜、木瓜、和中藥,我們的爸爸媽媽也說要戒寒涼的食物,於是動物內臟、日式的壽司和魚生、西瓜、菠蘿、芒果、白菜等等全部不敢吃,不確定是否有害的也不敢吃,每天除了吃蕭醫生給的安胎藥和葉酸外,我也會把一小盒牛奶弄熱給 Kitty 喝。上一次回我家吃飯,媽媽煮了一些豬肝水給 Kitty,她一向不吃豬肝,但據說豬肝有豐富的鐵質所以勉為其難喝下,事後她說難喝得很,而且有噁心作悶的感覺,其實很多食物都有鐵質,我想 Kitty 不吃豬肝還有很多選擇,下次要代她向母親請求免役。

據說首三個月由於情況未穩定,懷孕的事要保密,Kitty 感到身體不適卻不能向別人查詢,真正有苦難言,我曾經建議她找阿婷,或者打電話找蕭醫生,不過她一向有自己的主意,我也不能勉強她。

新的體驗、新的經歷,總會令人感到忐忑不安,現在距離下次見蕭醫生還有近兩個星期,感覺十分遙遠,貝貝(這是我和 Kitty 約定給寶寶的稱呼)啊,乖乖不要令你的母親辛苦,不要令我們擔心你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