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橋的「白描」

我是聽張永霖先生在電台上的介紹才知道有一位旅居香港的文人叫董橋,張先生對董橋先生的修養、文化、作品都推崇備至,並自稱擁有東橋先生全部三十多本作品,部分甚至擁有超過一套,家裡和辦公室各放一套以便隨時翻閱。我聽得心癢難搔,究竟董橋先生的文筆學養有甚麼獨到之處?

終於跑到圖書館借了一本董橋先生的「白描」來看,這是董橋先生的散文集,文章都是董先生的生活隨筆,淡淡的情節中包含著濃濃的情感,他寫的人和事很多都是當代的文人,我這個粗漢大部分都不認識,但聽董先生娓娓道來,加上她的生花妙筆,心靈總不其然地被感動著、震撼著,有時就是那麼一兩句話,忽然間在心中那被抑壓了很久卻不知怎麼說的話,被董先生痛快淋漓地說了出來,心中一陣狂喜,對董先生的敬重油然而生。

舉一個例子,在「湯家驊的尋人啟事」中有這麼兩句話:「一桌陌生的應酬浪費糧食浪費生命;一圍朋友的飯局給生活染上一層淡彩。」你道我想起甚麼?對,就是在聖約翰救傷隊的日子面對無盡的令人厭煩的飲宴,我在十年前便該讀董先生的「白描」,磨練一下我的詞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