差劣的編程人員有何特性?

Esther Schindler 在她的網絡上查問怎樣辨別差劣的編程人員,在很短的時間收到很多意見,她把這些意見彙編為以下成幾個重點:

  1. 不注重品質。
  2. 增添其他同事的工作。
  3. 沒有時間觀念
  4. 不願意幫助別人或向其他人求助
  5. 傲慢自大

值得注意的是以上完全沒有提及數量化的衡量標準,這些標準是很多書本和學者一直提倡的衡量準則,但 Esther 認為這些標準不等於目標,我們的目標是「使客戶滿意」,或者「在預定的時限和預算內完成開發工作」等,過分專注於衡量標準反而忽略了真正的目標。

懦弱的菲律賓

香港法庭這個星期開始為早前的菲律賓挾持香港旅客事件展開死因研訊,法庭曾經傳召過百名菲律賓證人來港作供,但是直至開庭當日,一個也沒有來香港。

當日的挾持香港旅客事件導致多人死傷,震動中、港、和菲律賓,但菲律賓政府事後的處理方針卻是逃避責任、包庇官員、拒絕合作,這種做法對受害者毫不尊重,也極度損害我們對菲律賓的印象。當日事件發生後,曾經有人倡議抵制菲律賓,輕則不聘用菲律賓女傭,重則排斥所有菲律賓的用品、人物、旅遊,當時我認為事件只是少數暴民和庸碌官員所引致,不應該要整個國家或者民族負責,但今天我徹底對菲律賓整個政府和國家失望了。

香港傳媒的中文越來越差

香港人的語文水平越來越差,是近二三十年的熱門話題,也是無法否認的事實,最近又一「恐怖」例子出現,就是「香港 IT 至專大獎」,甚麼是「至專」?中文只有「至尊」這個詞語,難道這裏的「至專」是別有所指?我讀書不多,不敢魯莽地說星島日報和電腦廣場這兩個大名鼎鼎的傳媒機構寫錯別字,連忙找到這個活動的網站,得知這個獎項的評審標準是「最具代表性及最受歡迎」,這樣說來「至專」顯然是別字了。

很難相信沒有人向主辦單位反映這個明顯的錯誤,但為何這個錯誤居然持續了七年而沒有改正?可能是:

  1. 主辦單位知道自己寫錯了字,但身為傳媒而犯下這個錯誤實在太失面子了,唯有硬著頭皮錯下去,當有人說他寫錯字時,便搬出一套事前準備好的自圓之說。
  2. 「至專」這個詞語太礙眼了,礙眼得令人一見難忘,有無形的廣告效力。
  3. 「至專」這個錯誤其他人幾乎不可能犯,所以網絡上有這個詞語的網站很少,令搜尋這個詞語的時候,搜尋器很大機會把這個活動的網站放在首頁。換句話說,達到網上宣傳的效果。
  4. 香港人的語文水平太低,反正沒有幾個人有能力指出這個錯誤,有能力的又不會對這個活動有興趣,所以便懶得更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