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聘快,解雇慢

最近部門雖要一個有 DB2 經驗的開發人員,面試了好幾個由人士介紹所推薦的人都不滿意,今天偶然聽到部門阿頭對著我的上司吼叫 (此人經常竭斯底里吼叫):「甚麼時候才請到 人呀?還不趕快叫介紹所多介紹些人來?還要等到甚麼時候?」(下省三千字)

好的員工難求,不好的人不單只沒有幫助,反而拖累部門的工作,我們便有一個活生生的例子,可嘆的是他還是一個正規員工呢。所以招聘的工作一定要做得仔細、認真,寧慢莫快,寧缺莫濫,寧枉無縱。但對於不稱職的員工,卻要手起刀落,減少這種人對團隊的士氣和生產力的傷害。

高層管理人員的水平如此低劣,見微知著,這裏的工作情況根本不可能改善,正所謂「良禽擇木而棲、賢臣擇主而事」,相信離開是很快的事!

「唔見左啦!」

我今天向一位同事索取一份由另一個機構給我們的技術資料,聽到一個在職場不可能聽到的答案:「唔見左啦!」作為一個資訊科技行業的人,「備份」、「整理」、「分享」等等概念已經溶入了我們的血液,每一個電子郵件、檔案都分類彙整,即時十年後仍然可以按幾個鍵便搜尋得到,可想而知我當時是如何驚訝,但是這位同事居然還有臉呼冤,甚麼太忙了,時間太久了(其實只不過是三月前的事吧了),想不到有人向他要這些文件等等,真是難為他要替自己找這麼多藉口。

從我跟他的談話,看出他根本不認為這次是一件不幸事件,補救的方法也很簡單,要求那個機構把文件再發一次給我們便行了,根本沒甚麼好大驚小怪。我幾乎百分之一百肯定他不會改變處事的方式,類似的事件將來必定不斷重演,但卻未必可以補救,我誠心祈禱不要有與他合作的機會。

短視的管理方式

Stephen Convey 在 The 7 Habits of Highly Effective People 中說,效能 (effectiveness) 是在生產能力和生產量上找到一個微妙的平衡。過分強調產能而不務生產,例如一個人只顧著不停進修讀書,卻不肯投入社會工作,其效能當然極低。很多機構走的卻是另一個極端,只著眼生產量而忽視產能上的投資,例如為了提高產量而日夜不停地操作機器,犧牲定期檢查和維修;一個員工日夜不停地工作而犧牲了家庭和健康;餐廳為了節省成本而選用劣質的食材,這些都只能得到短期的效能,長遠來說是百害而無一利的。

我工作的機構也有相同的情況,由於亟欲減少正規員工的數量,六、七年前開始我的部門便不再增聘人手,透過自然流失我的部門的人數在數年間下降了約四分之一,開發人員離開後便透過代理公司聘請合約員工,最近由於要應付 3-3-4 學制改革,需要大量的人力進行系統開發和更新工作,我們的合約員工數量由本來的 3-4 人激增至十多人。

我們對這些「外援」的支援幾乎是零,沒有任何福利,沒有培訓,對待他們的態度仿如二等公民,要他們坐在另一間房間,較小的工作空間,不能享用正規員工特有的交通服務,不能享用機構內的文娛康體設施,也沒有特殊節日的休假,很多微小的差異加起來,變成待遇上很大的差距。所以他們的流失率很高,質素也良銹不齊。管理層以管理工廠工人的方法來管理這群高技術人員,只看人數、工時、有否遲到早退、有否在上班時間瀏覽 Facebook 等等,卻沒有過問他們需要甚麼、希望甚麼,徵詢他們的意見,更遑論花時間開闢溝通的渠道,聆聽他們的心聲。

我作為一個中層的人員,介於管理層和這群「外援」的中間,工作倍感吃力,要令一名新員工熟悉我們的工作,發揮高的效能,需要時間和心力來栽培,這就是 Convey 所說的生產力的投資,可以無數次這些投資還未完成,這些「外援」便離開了,資源浪費了不用說,他們的生產力在這段時間也不高,結果工作全部由我這類舊人來承擔,工作量何只增加一倍呢?可惜管理層絲毫沒有考慮這些問題,對這些老人家來說,他們的管理思維已經沿用了幾十年,天沒有塌,地沒有陷,他們的職位還可以步步高升,為何要改變?

自從上一任的老大哥在兩年前離開後,這種管理思維便得變本加厲,一些正規職位的骨幹老臣子也相繼離開,部門生產力明顯受到影響,留下來的人由超負荷兩倍變成四倍,但是管理層始終視若無睹,對他們來說,多一個人便等同多一雙手,工廠裏多了一個人的生產力,那是何等可笑復可悲。

我不只一次想過,在這樣的機構工作是否有趣?是否有成就感?是否快樂?是否甘心?

另一個香港中文廣告水平低下的例子

某間海外僱傭中心近來不停在電視上播廣告,女演員有一句令人聽了非常不舒服的話:「……現在我和丈夫『都』有了孩子,仍然繼續……」那是甚麼鬼文法?這句話的意思是女演員和她的丈夫各自有自己的孩子,她的孩子不屬於她丈夫,她丈夫的孩子也不屬於她,真是令人聽了毛骨悚然,我相信她想表達的意思是她們夫婦有了孩子後的情況,正確的句子是「現在我和丈夫有了孩子」,那個「都」字應該刪除。

虛字的用法香港人不甚了了,只憑感覺隨意使用,讀起來通順便好了,不去了解這些虛字在中文文法中的意義,及在句子中的意思,這種情況應該只在無心向學的小孩子身上出現,想不到現在竟然在傳媒上天天播出,香港的語文教育徹底失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