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 naughty corner 的看法

我覺得 naughty corner 對兩歲半的 Keeley 教育意義不大,Naughty corner 試過很多次了,但我覺得這只是強權威嚇的手段,不能令她明白這種行為為甚麼不好,現在我已經越來越少用。

Keeley 有時吃飯很搗蛋,例如會扯檯布、忽然用手抓東西吃、喝湯時把湯吐出來等等,以前當我被她弄得很抓狂的時候,便會用 naughty corner 來對付,不過現在我會比較有耐性問她為甚麼這樣做,告訴她這樣做不對,為甚麼不對,告訴她爸爸覺得很不開心,又會弄得爸爸多麼麻煩,若果她有能力清理現場的話,會要求她自行清理。我覺得情況逐漸有改善,這樣做需要很大的心力,有些說話我重複說了過千次她仍然不聽,我唯有用不同的表達方式不斷嘗試,甚至找一些相關的故事書從旁輔導。

我不知道這樣做是否對,心力已經付出了不少,但進展卻是緩慢,不過卻減少了家庭衝突、傷害情感的情況,所以我還是會堅持下去。

處理 Keeley 的發癲

分享一下處理 Keeley 發癲的經驗。

當孩子發癲的時候,我覺得最重要你不要跟他們一起癲,弄致情緒失控,餘下的便好辦。我自己會抽離一點兒,告訴自己這些瘋言瘋語不是他們的真正意思,純粹是情緒上的發洩,我不要被他們左右。然後有三招:

(1) 和應著他們的說話,但做的卻可以是另一回事,例如我女兒洗完澡後總是發癲不肯穿衣服,我口上說「好的,不穿不穿」,但是繼續給她穿衣服,她的情緒會因為我的說話而平復一點,穿衣服便很順利。

(2) 分散他們的注意力,這一招是萬應靈丹,很多情況都適用,小孩子的記憶力很短暫,只要找些話題或者玩具分散他們五秒十秒,他們便會忘記剛才吵鬧甚麼。

(3) 緊緊的擁抱著孩子,這一招至少對我女兒很靈光,大部分情況下她都會即時純若羔羊。

若果他們發癲的原因是一些很容易滿足的要求,直截滿足他們也可以即時平復他們的情緒。

孩子,請用自己的腳為自己爭取,爸爸,永遠支持你。

729 反國民教育大遊行

其實 Keeley 不知道今天為甚麼去遊行,我曾經嘗試解析,但當她反問我甚麼是「政府」時,我啞口無言了 30 秒,最後放棄。不過我相信她知道今天有很多哥哥姊姊用遊行的方式達他們的不滿,這個程度的認知我認為足夠了。

她其實很享受今天的活動,當身邊的群眾大喊「吳克儉下台」,她便跟著喊「下台」(我肯定她不知道這個詞的意思)。當有人持著巨大的橫額走過,她會停下來呆呆地看著,若有所思。當她看到有人亂拋碎紙,她會很得戚地說:「這個哥哥唔乖。」當她走到倦了便來欺負爸爸…….

Keeley 說:「爹地,你係唔係大力士呀?」
我挺一挺胸膛說:「當然係啦。」
Keeley 說:「爹地抱抱。」

若果女兒變了紅衛兵

若果我的乖女變了紅衛兵,整天嚷著「爹親娘親不及毛主席親」、「天大地大不及黨的恩情大」、「把對共產黨的忠誠,融化在血液中,銘刻在腦海裡,落實在行動上」等等,我寧可「被自殺」。

明天去遊行抗議國民教育科

「學民思潮」明天主辦反對國民教育科的大遊行,他們準備了一些兒歌讓參與的家長和小朋友在歡樂的氣氛中表達意見,那些兒歌填詞填得真好,我一願大人小孩都能在一個歡樂愉快的氣氛下表達心聲,二願警察們克制不要濫用權力,三願天公做美讓大家順利完成這次表達意見的行動。其中一首的歌詞如下:

Melody: Twinkle Twinkel Little Star

齊齊上課好高興,先生講書專心聽。
識得每次問問題,知書有禮沒問題。
兒童上課不洗腦,香港仔女好質素。

全城抗議反洗腦,爸爸媽媽速速到。
爸爸發覺大問題,媽媽說思歪好廢。
兒童上課不高興,爸媽辛苦好鬼曳。

我不對政府或者官員有甚麼願望了,因為我不想失望,這樣他們即使只做了一丁點兒好事,我也會感到驚喜,儘管是阿 Q 一點,但至少我的心情會好過一些。

不要洗腦

今天不出來反對,明天的字典將沒有了「反對」這個詞,你對得起下一代嗎?

不要洗腦

遊行

羅范椒芬和林鄭月娥叫家長唔好咁激去遊行,老實講,我已經好溫和,你企圖洗我個乖女腦,更激的我都做得出!

遊行還不算激烈

羅范椒芬和林鄭月娥叫家長唔好咁激去遊行,老實講,我已經好溫和,你企圖洗我個乖女腦,更激的我都做得出!

今天下大雨,他替爸爸打雨傘,超懂性,我不能接受他長大後對我說:「爸爸,一黨專制是最好的,六四沒有死過人,你騙人。」

戶外報導十號風球的記者真的值得表揚嗎?

為甚麼十號風球下記者要站在最當風的位置進行報導,才能表達風力的強勁?我完全看不到如此冒險的理據。若果這是因為導演的要求,導演簡直罔顧員工的安全。若果這是因為觀眾的喜好,觀眾就是把自己的好奇建築在別人的危險上。

更奇怪的是在 Facebook 上很多人都稱讚記者「專業」、「有操守」、「敬業」等等。

我認為在沒有必要的情況下陷自己於險地,記者是「愚蠢」,要求記者這樣做的導演或電視台是「涼薄」,給掌聲這些記者和電視台的觀眾是「自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