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法會選舉後感

作為一個自李柱銘、港同盟年代便一直「擇善固執」地支持民主黨的人來說,這次民主黨大敗,心裡反而感到痛快,他們活該被「被選票懲罰」。每次他們背棄自己核心價值、投向建制的時候,總是以「民意調查支持我們」、「恐怕影響選情」為藉口,結果是他們失去民心、失去人格,反而公民黨在很多事情上被指逆民意而行 (其實很多是抹黑),卻獲得大量選民支持。

牆頭草 (自由黨等)、面目模糊者 (民主黨、新民黨等) 在社會越來越分化、中共越來越多插手香港事務的大環境下,將會失去市場。取代的將會是立場鮮明的抗爭派、行動派和保皇黨、親中派政黨。我預期,人民力量、公民黨將會以一文一武的方式統領泛民,類似工聯會和民建聯兩頭建制派馬車。

投票

今天請投票,投完票後請幫小弟一個忙:

若果你投了給以下政黨人士,包括民建聯、工聯會、自由黨、經濟動力、新民黨,或獨立人士包括梁美芬、謝偉俊、龐愛蘭、何君堯、勞永樂,請到 Facebook unfriend 我,我是認真的,原因是他們都支持洗腦式國民教育。

五十年不變

經常聽人說,中共不是曾經承諾過香港五十年不變嗎?怎麼一會兒又推國民教育課,一會兒又劃出新界東北部給國內人免簽證入境?這算不算違反承諾?

我認為歷史洪流浩浩湯湯,天天在變,怎可能五十年不變?當年這只是一個概括的用語,用來安撫香港人。現在引用這句話的人都是各取所需,反對街道改名的引用這句話,反對加稅的也引用這句話,反對取締新界丁權的也引用這句話,反對擴建堆填區的也引用這句話。真是比撲克牌中的 Joker 更好用。儘管用途各異,卻有相同之處,就是引用的人都為了自己的利益。

黑絲帶上學 (二)

反對洗腦黑絲帶
孩子,你還在讀幼兒班,不懂得事情的嚴重性,所以爸爸代你表達了意見,我會盡力保護你獲得獨立的人格,批判性的思考,由你自己判斷爸爸今天所做的有沒有錯。

黑絲帶上學

不要洗腦黑絲帶
明天這樣上學會不會被老師「詐型」?我絕對不是針對 SC,也不是針對老師,純粹是一個關心孩子的爸爸表達對制度的憤怒。

網上有人問,我是否要向學校表達對制度的不滿。我回應說不是向學校表達,而是向身邊所有人表達;不是以 SC 學生或者學生的家長身份表達,而是以香港的一名家長身分表達。

也有人說,「德育及國民教育科課程」的指引似乎沒有洗腦成分,學習中國國情也是理所當然的,何解要全盤否定?其實該份課程的指引是在去年 (2011) 五月發出,只進行了業內的諮詢,內容大概說要教導學生做一個正直的愛國公民,這份文件沒有引起很大的爭議,但具體如何教導學生愛國?怎樣評估學生愛國?怎樣的教材才符合指引?直到今年由千萬金元編制的「中國國情手冊」推出我們才知道給政府騙了,愛國就是要望著國旗流淚,評估愛國的一個方法是同學間互相監察,認識中國就是認識一個正直無私團結的共產黨…..其令人冷汗直冒、心顫肉跳之處真是罄竹難書。

政府說課程不設考試評核,但學生參與課程的所有細節,均需上載到教育局的中央電腦。

政府說老師可以自行編製教材,現時中小學老師的工作量是否容許他們這樣做?自製的教材是否符合指引又由誰來評定?

有人說那份「中國國情手冊」並不是指定教材,只是國民教育中心所出的一本教材,亦係其中一本而已。不怕老實說, 我離開教育界已經有好一段日子,殖民地時代培養出來的只懂聽老師話,不懂駁嘴、不懂發問、不懂質疑、不懂表達的學生我見得太多,奈何人微言輕,我只能挽救我班內的同學。所以見到任何企圖或意圖破壞學生的批判性思想、獨立思考能力、限制學生視野的教育制度特別注意。

我會說那份「指引」是糖衣,包裹著毒藥教材。雖然說那本「手冊」只是參考書,但人人皆知那是由教育局資助,至今為止唯一的參考資料,與官方立場有何分別?事情鬧大了政府便與該中心劃清界線,這只能欺騙婦孺,好讓國民教育課程順利上馬,到時全港家長才發覺上了的不是馬,而是老虎,勢成騎虎矣。儘管將來的事誰也說不準,但事關重大,加上特區政府「霸王硬上弓」堆出這個課程,根本無法令人相信這個課程純粹是為了培養善良正直的下一代。

又有人說:

1. 好多人都話”國教”係洗腦教育, 但如果真係o禁洗腦, 我都好想copy下個模式, 將我個仔”洗”乖o的! 我好肯定, 呢科教咩都好, 係洗唔到香港小孩o既腦。如果教育局o禁勁, 會考就個個科科A啦。

2. 其實拍洗腦o既人係怕共產黨, 怕佢o地o既魔爪。不過, 在大家不覺間, 香港其實已經被全面被控制啦。大家不必”突然”恐慌。你以為曾蔭權係港英公務員身份去做特首ka?

3. “國教”科目, 如果做得好, 係一個反攻共產黨,o既平台。亦可為全國做一個範例。 😛

4. 當然, 如果你話我係香港人, 唔須要學國情, 我只可以講, 我唔信教, 點解小學要背聖經???

我回應說:

1. 你能否堅持從小一開始連續十二年向你的孩子灌輸同一套觀念?你能否動員孩子身邊所有人一起向孩子灌輸同一套觀念?你能否動用與政府相匹敵的資源來向孩子灌輸同一套觀念?你可能做得到,但不是每一個人都做得到,政府卻有能力全部做到,而且向所有小孩子做到。

2. 讀過近代史的人誰不怕共產黨?沒有讀過近代史的也應該認識六四事件及其相關後續事件 (例如李旺陽事件) 吧,認識六四事件的人誰不怕共產黨?

3. 國民教育科怎樣做不由孩子、家長、或民選政府決定,而是由香港教育局決定,你說的「如果」只是一個希望,有否考慮過它的機會成本多大?

4. 誰人說過香港人無須學習國情?有人喜歡把反對聲音上綱上線,希望大家不要上當,我沒有說過,反對國民教育的團體也沒有說過。

最後有人問我,這麼「激」,所為何來?不怕學校秋後算賬嗎?

1. 今天我不支持中小學生,將來魔爪伸到幼兒園,誰來支持我們,皮之不存,毛將焉附?何況幾年後我的孩子便是小學生,大禍其實已經迫在眉睫。

2. 學校秋後算賬倒好,說明這間學校不適合我的孩子,我可以另覓良師。最怕它不算我的賬卻,背地裡灌輸「爹親娘親不及毛主席親」的觀念給我的孩子。

我的選擇 (2012 立法會選舉)

這一屆的立法會選舉,我將首次離棄民主黨,因為他們反對五區公投,政改方案上放棄了 2012 雙普選的立場,最後在人民力量拉布行動中的不合作態度,實在傷透了我的心。他們選擇了選票導向,放棄了對理想的堅持,從民主鬥士降格為政棍。堅持理想本來就是孤獨的,人皆醉而我獨醒,世皆濁而我獨清,相信這次選舉後,民主黨不能再做泛民的龍頭了 (若過他們現在算是龍頭的話)。

在分區直選上,我終於可以專心一意擁抱公民黨了,不用再頭疼怎樣從眾多泛民選票中作出抉擇。

在超級區議會上,除了民協也沒有選擇,雖然他們與民主黨太近似,但實在別無他選,同樣無須頭疼了。

大陸蝗蟲

大陸的水貨客來港掃奶粉、掃物業、掃分娩床位、掃 iPhone,社會輿論都認為是自由行惹的禍,是大陸蝗蟲入侵,為甚麼沒有人埋怨奶粉製造商、電子產品供應商、與及控制土地供應和醫療制度的政府?

一切問題都是源於供應不足,那些大陸人忙不迭地送錢給香港人,應該盡力滿足他們,賺盡他們的財富,才是對香港最大的好處。

背著金沙來我家的蟑螂,我不單不會踏死牠們,還會建很多很多蟑螂屋,讓牠們住得開心,招呼家鄉的叔伯兄弟一起來,我自己當然不想與蟑螂為伍,不過我現在有很多金沙,何愁不能在其他地方找到安居之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