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下一代是否越來越羸弱呢?

近幾天氣溫跌到二十度,在街上看到不少小朋友穿上長褲上學,回想我讀小學的時候,冬季校服依然是短褲一條,只有在十度以下才准穿長褲,有次十一、二度母親替我穿上長褲,回到學校又要向老師賠不是,又千多萬謝。當年的童軍所有階級都只有短褲,總監也沒有例外,全香港只有一個人可以穿長褲,他在二次大戰中失去一條腿,獲得特別准許穿長褲掩蓋他的義肢。我們的下一代是否越來越羸弱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