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學校說故事後半年才問我的意見,誠意真是一百分!

收到 Keeley 學校向我徵詢半年前到學校說故事的意見,我忍不住嘀咕了一句:「這算什麼態度!」要不是當日我記下了活動的細節,和寫下了個人感受,今天我可能只會說「很好」、「沒有問題」。但現在我卻要另行加上附頁才足夠抒發我的感受,下面是我給學校的意見:

當故事爸爸那天,我帶著女兒在大約 1:05pm 到達課室,裏面有十來張椅子擺成半月形,椅子前有十來張地墊,相信都是小朋友們的座位。座位前方有一張孤零零的椅子,我知道這是我的座位。

當時課室內只有六七名同學安靜地坐在椅子上,班主任正忙著,我和女兒跟她說過午安後便老實不客氣地坐下來,小朋友們正陸續回到學校,我坐在這個聚光燈下的位置百無聊賴,感到有點不自在,於是逗小朋友們玩,本來拘謹的氣氛一下子被小朋友們的喧鬧聲打破,有些甚至走出來跟我鬧著玩,不過老師似乎喜歡小朋友們安安靜靜,規矩守禮,數次叫小朋們回到座位,「XXX,不要騷擾 uncle」。

過了不久班主任對我說還有幾位小朋友尚未回校,但不用等她們了,其實我不介意多等一會兒,但可能老師認為應該準時開始,我也不方便說什麼,於是一段我和女兒事先彩排好的開場白便揭開了故事的序幕。

這是一群很乖巧的小孩子,當我在說故事的時候,他們十分聚精會神,一動不動安靜地聽著;但當我提問的時候,課室立時變了喧嘩熱鬧的市場,三十多張嘴巴搶著發表意見。我本來有一丁點兒擔心秩序的問題,小朋友不留心怎麼辦呢?小朋友悶得睡著了怎麼辦呢?小朋友搗蛋怎麼辦呢?小朋友問了一些難以回答的問題怎麼辦呢?小朋友四處亂走怎麼辦呢?這時才知道完全是杞人憂天,這麼可愛的小孩子哪裏會為難人呢?

這是一次極度愉快的經歷,尤其是見到小朋友們喜歡這個故事,更是愉快。唯一的遺憾,就是時間太短,機會太少。事後我不斷在想,能否毛遂自薦再到學校說故事呢?

我認為學校的安排有些可以改善的地方:我開始說故事的時候還有些小朋友仍未回到學校,我一面說故事一面有小朋友進入課室,對我和正在聆聽故事的小朋友都構成干擾,剛進入課室的小朋友也被老師催促趕快坐下,顯得有點手忙腳亂。我明白學校如此安排可以令部分在職家長乘著午飯的空檔前來學校,無需為了十多分鐘的故事時間向公司請半天假。但我認為學校應該給那些全職爸媽,和願意請假前來學校說故事的家長多一個選擇,選擇較晚的時間說故事。

這份問卷是否來得比較遲呢?在我來學校說故事之後半年才徵詢我的意見,當時老師說明不准錄影,不准錄音,不准拍攝,即使當時有什麼感受和意見,到了今天不是已經忘掉,亦變得模糊。學校最好在家長說完故事後立即給他們這份問卷,才顯得有徵求意見的誠意,也能得到比較完整和精確的意見。

說起這份問卷,中英文版本顯然有很多不一致的地方,例如第一道問題,英文版是「時間安排恰當」,這可以理解為開始說故事的時間,和過程的長短是否恰當,基於前面提過的理由,我認為不恰當。但是中文版是「日期安排恰當」,我對此沒有異議。又例如第二、三、四道問題中的「幼兒」,原來在英文版有時寫作「my child」,有時寫作「children」,兩者意思大不相同,中文版的語意含混不清,英文版則清晰得多。可能有些人認為這些只是咬文嚼字,旁枝末節,但是我認為一間教育機構,應該對語言文字抱著嚴謹的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