籠絡地區權威人士,屋苑業委會主席成建制派支持者

區議會選舉臨近,我所居住屋苑的業主委員會(業委會)李姓主席成爲一位建制派譚姓候選人的支持者,在她的宣傳橫額上現身。該位李主席最近甚至親身向一群本屋苑的居民大讚建制派候選人搞區內建設有建樹,又批評另一位民主派候選人攻擊本屋苑增加管理費不合理,是「盲目攻擊博宣傳」。

我沒有參與那一次該主席與居民的聚會,但根據聽回來的消息,加上我平日對該位主席的觀察,認為他已受到建制派籠絡,成為既得利益集團的一份子,在選舉時刻發揮影響力令同一集團的成員當選。

他在聚會中說,那位現任的建制派候選人樂意聆聽意見,他曾經向她反映屋苑附近的街道路面破爛,她很快便跟進事件,敦促有關部門修好路面,是做實事的表現。反過來那位「在野」的民主派候選人曾質疑我的屋苑的管理費增幅過大,業委會主席指他沒有深入研究屋苑的賬目,盲目批評,有破壞無建設(下省三千字)。

我認為現任區議員搞好社區建設只是盡了應有的責任,別忘了那是有酬的工作,不是義工,一個準時上下班的員工能否藉此要求升職加薪?一個完成學校作業的學生能否藉此要求父母的獎勵?一個回應市民訴求的區議員能否藉此自詡為表現出色?那位譚姓現任建制派區議員正是這樣做,怎能不令人鄙視?

在野的民主派候選人對我屋苑管理費加幅的質疑,老實說我每天在屋苑進進出出,卻從來沒有見過,不知道是別人捏造還是什麼,既然資料不足我也不知道他說的是對是錯,即使他真的提出了質疑,即使他的質疑有不對,但業委會的李姓主席卻沒有公開對質,反而選擇在私人場合回應,絕對有欠公允。何況這件事明顯與他有切身關係,我有理由相信他的論點並不中立。他應該做的,是把雙方的論點並列,以文件和事實反駁。以他的身份,何愁找不到足夠的證據為自己辯護?除非他「身有屎」。

所以,我深深感到業委會李姓主席實際上是與譚姓的建制派現任區議員狼狽為奸。我的屋苑算是一個一中產為主的屋苑,希望其中的選民不會輕易被建制派和其支持者動搖,希望香港的民主道路還有一丁點希望。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